股权激励步伐加快 合伙人文化悄然重塑公募新格局

2014年,中欧基金作为国内首家在管理层实施股权激励的基金公司,成为第一家吃螃蟹的基金公司,随后天弘基金更是推行全员持股的股权激励机制,开启了基金公司股权激励的新篇章。
自此之后,陆续有更多基金公司尤其是中小基金公司加入到实施股权激励的阵营中来。据统计,目前已经有十余家基金公司开展股权激励(不包含子公司股权激励)。
在成立之后引入员工持股的公司中,业内较为熟悉的开展股权激励的公司还包括汇添富、长信、前海开源、永赢等。在2015年12月、2016年12月,作为汇添富基金员工持股平台的上海菁聚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通过两次增资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持股比例达到24.656%。
2017年2月,长信基金完成了首期员工股权激励,新增上海彤胜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上海彤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为公司股东,两家有限合伙企业分别是长信基金高管和核心骨干的持股平台,分别持有增资后的长信基金4.55%和4.54%的股份。
而诸多新基金公司在创立之初,就为高管和核心团队持股预留了空间。比如,创金合信基金设立时,就由深圳市金合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核心团队持股平台,持有公司30%的股份。华泰保兴基金设立时,华泰保险集团持股80%,另外20%股份则由上海飞恒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5家有限合伙企业持有。这类案例还包括中科沃土、金信基金等等。
与此同时,早期的先行者已经在推进二期、三期计划,进一步扩大管理层和核心团队的持股比例。
除了上文所述的汇添富基金员工持股平台的两次增资外,2017年7月17日,证监会核准了中欧基金的又一次股权变更。在2014年4月国都证券和北京百骏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将其持有的各10%股权转让给高管团队之后,中欧基金另外两家股东意大利意联银行和万盛基业此次也出让了部分所持股权给公司核心管理团队。意大利意联银行将中欧基金10%的股权转让给窦玉明、于洁、赵国英、卢纯青、方伊、关子阳、卞玺云、魏博、郑苏丹、曲径、黎忆海等11人,而万盛基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1.7%的股权转让给周玉雄、卢纯青等2人。
转让完成后,意大利意联银行持股25%,国都证券持股20%,北京百骏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0%,万盛基业持股3.3%,上海睦亿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持股20%,窦玉明持股5%,其余11位自然人合计持股6.7%。至此,管理层持股比例已经扩大到31.7%,超过了4家原有股东。
长信基金总经理覃波也透露,按照规划,公司后续还有二期、三期股权激励计划,让更多员工能够参与分享公司的成长。“二期、三期计划可能会采取期权的形式,以更好地平衡股东和员工双方的接受度。”
 合伙人生态渐成气候
随着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将员工持股计划作为改善治理结构、增强凝聚力与市场竞争力的核心举措,公募基金行业的组织形态和格局生态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我们这个时代的企业组织形式,已经与工业化时代大不相同。以前是人跟着资本走,现在是资本跟着人走,人力资源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因此合伙人机制正在逐步取代职业经理人机制。”上海一位基金公司总经理表示,作为知识与人才密集型行业,资产管理行业尤其需要引入合伙人文化。
事实上,近年来,为了留住优秀人才,公募基金行业对多种激励方式都进行了探索,从最早的“持基计划”,到如今流行的事业部制。但多数业内人士认为,相较于业绩考核奖励、事业部制等,股权层面的激励更值得提倡。
济安金信副总经理、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表示,事业部制在激发人才主观能动性的同时,也存在效益短期化、分割公司内部资源的弊端。相较事业部制,股权激励是更加彻底、长期有效的激励方式。
当然,对于现存的基金公司,尤其是对国有背景且资产管理规模较大的公司而言,推进股权激励仍然存在不小的难度。
从现有的一些股权激励实施方案来看,基金公司高管和核心骨干,基本是以出资认购的形式成为股东,相当一部分方案的认购价是以基金公司的净资产作为参照系。比如说,2015年12月28日,汇添富完成首期股权激励,注册资本由原先的1亿元增加至1.176亿元,新增注册资本由上海菁聚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4.154亿元溢价认购,可估算出员工持股价格约为23.6元/股,而2015年底汇添富基金净资产为29.75亿元,
基金称调整助于市场去伪存真 紧握"价值股"不撒手 四成货基收益跌破4% 专家提醒警惕大额赎回风险